玩物喪志

【尊礼】【舊本】饒了我吧、貓老大!-上冊番外 6(END)

春暖花開❖:

 


-2014年2月22日貓日賀文番外




-草薙出雲第一人稱視角




-尊礼兩隻皆為化貓妖怪的設定




-此篇番外含有影射生子內容,沒有性轉有生子(。




-伏八安娜與尊礼為親世代設定,雷者請迴避




【不須關注這個帳號,謝謝各位的喜愛w】


【上冊內容會重新整理,不需關注本帳號】




-------------------------




  我有種其實自己不小心介入別人家務糾紛的糟糕預感,而且兩位的關係光聽對話就知道可能很不一般……這下看起來可不只是介入了家務事,我還有種鼻樑上的墨鏡都要裂開了的感覺。


 


 


  周防尊這時抬起目光再度與我對上視線,微微點了點頭喃喃地似乎說了聲謝謝,和一句聽不太真切的話。


  估計也是抱歉叨擾之類的話吧,總之在那個當下我並沒有放在心上。


  在我也笑著頷首表示不必介意、與他們揮手道別並且轉身走往與那兩人相反方向的同時,嗓音比較清亮的宗像在和那個男人說話的聲音順著風被吹送過來。


  「尊,可以還我了沒?」


  意外像是在耍賴一樣有點不耐煩的語氣,聽內容他似乎在索討周防尊手上那盒小貓。而他似乎也順利討到了,奶貓尖細的撒嬌咪咪聲應和一般跟著傳來。


 


  紅髮男人似乎低沉地輕聲笑了,聲音溫柔到有些寵溺的味道,他說:「我們家黑小子剛剛在診所裡咬了我一口,還好還沒長牙。」


 


  「哦呀,上樑不正下樑歪,果然閣下您那野蠻基因先天不良,人手都能看作食物。」


 


  「喔?不是你這個工廠偷工減料嗎、禮司?」


 


 


  哎呀哎呀、這小倆口居然這麼親暱地喊對方名字啊……,似乎還一起收養那兩隻小奶貓當成自己孩子一般看待了;想想還挺幸福的嘛。


  我一面不厚道地非刻意偷聽他們兩個談話,邊竊笑一邊又覺得似乎哪邊不太對勁。


 


  所以那位姓宗像的美人叫做宗像禮司嗎?這兩個人名字都挺好聽的,發音都挺響亮、咦………?


 


  周防尊的名字是"尊"。


 


  ……尊……Mikoto?!


 


  Reisi醬的名字發音如果重一點、不就會變成"禮司"了嗎!


 


 


  周防尊的笑聲和宗像似乎回敬了什麼話的尾音最後被雪花吹散,等我從發現了什麼的震驚中回頭時候,後面早沒了那兩人的身影;被朝陽蒸化的細雪一樣像場幻覺,獨留周防尊那一句當下沒聽真切、後知後覺的"後會有期"。


 


  這下我也終於會意過來、為何第一眼見到宗像禮司這個人的時候會有這麼強烈的違合感了;那雙漂亮紫色眼睛的眼神和色澤都和一週前還在我腳邊討小魚乾的Reisi醬一模一樣。


  只是一個是人一隻是貓,一下實在沒聯想到一起。


 


 


  那麼、盒子裡的小貓……


 


  回想起Reisi醬這陣子直到離家之前似乎越來越胖的體型和性情改變的種種狀況,我這回在背後真的滑下冷汗同時進一步在腦中推斷出了更驚人的結論。


  但是基於維護精神層面健全的人類本能,我難得當了一回逃避現實的鴕鳥,決定當作甚麼都不知道速速趕回工作崗位。


 


  ……啊啊,其實我在作夢吧!!


 


  到底為什麼要讓我這黃金單身漢遇到這種事還被閃得快瞎了啊!各種層面都實實在在有種欲哭無淚的感覺啊。




 


【上冊番外END】


 


 

评论

热度(14)

  1. 玩物喪志春暖花開❖ 转载了此文字